本站手机版下载(安卓系统试用)
  [如何学佛] [认识佛教] [三皈五戒] [净业三福] [弟子规] [太上感应篇] [十善业道经] [无量寿经] [一门深入]
   
  分类
  您现在的位置:净土经典>>内容
黄念祖老居士: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第六集
来源: 净土释疑网 录入时间:2016-09-20 13:12:35
关键字:黄念祖 无量寿经
【 点击数:7345 】 【字体: 】 【 收藏 】【 打印文章
 

 

 

1991年讲于 北京 中国佛学院

 

点击此处观看视频 

 

  这句佛号就换掉了百千万亿的这些杂念。

  “念得纯熟。”老念、老念,“南无阿弥陀佛”、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很诚恳。

  “乃忘能所。”不知不觉到这个情形的人很多,真正用功的人可以到这个情况,“能念”和“所念”就都忘了。其它的做功夫,你总有一个“所”。你观白骨观,你要观都是白骨,这个白骨就是你所观,我这“作观”就是能观。念佛当然也是有“能所”,我黄念祖在念佛,黄念祖就是“能念”,念的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就是我的“所念”。都是有“能所”的下手,离开“能所”就很难。

  但是这个念佛法门就是念来念去、念来念去,很自然的不知不觉就把这个“能”和“所”就忘掉了忘掉这个“所”是个了不起的事情。众生之所以为众生,就是因为有“所”。因为建立一个“所”就成了“二”,有“能”、有“所”,一有个“所”就有“二”,一、二是“所立照性亡”,这《楞严经》的话。一有一个“所”,你这个“照”,“照见五蕴皆空”的“照”的这个本性就没有了,所以坏就从“所”开始的。这个关系到《楞严经•观世音菩萨耳根圆通》,说“入流亡所”,入了道流忘了“所”,从“忘”所开始。观音的耳根圆通,凡夫哪能下得了手?!那都是很高的境界。

  所以这个念佛法门,就是妄心在念,念得纯熟之后,你没有别的妄想,就这么一句一句、清清净净的,这个时候你也就忘记念佛的是黄念祖,你也是心中只是这一念,念的是什么,你也就没有分别了

  所以这个“所”,我所念的这个佛的名号,这个思想也没有了,“心无所住”,这个时候心里除了当前这一句之外,另外没有“所住”、没有什么境界。《金刚经》讲要“无住”,“有住就是非住”,都是错。这是“心无住”,“无住”就很合乎《金刚经》的“无住”,可是又不断灭。这个很重要,所以这是大慈悲,大家要知道。

  可是你“佛号分明”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分分明明不断灭,明明朗朗,可是又没有“能所”,又“无所住”,这个就叫做“暗合道妙”。不是你研究了《金刚经》,懂得很多很多,你已经是契了“无生”;后头我还要讲“无住生心”,不是凡夫境界。可是你要这么念的时候,你不知不觉跟它相暗合,“便契《金刚般若经》无住生心之妙谛”

  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是禅宗现在在国内,这是个了不起、最放光的一个开示。在印度到中国过去都是单传,佛的衣钵传给迦叶、阿难,一直传到达摩,都是单传。达摩到了中国之后,一直从二祖慧可这么传下来,传到五祖,然后到六祖。到六祖之后就大弘,不是单传,不是一代就是一个人,大弘于天下,就是因为《金刚经》。

  祖就是一个庙里头的劳动者,不但没有受比丘戒,什么戒都没受,就是厨房里头的帮厨,杂工、苦力、劳动者,不识字。所以在外国都把禅宗分到算是中国的,当然禅宗还是达摩带来的,还是从印度来的,但是在中国大放光明,就是因为《金刚经》的“无住生心”他给客店里头去送柴、送水,听见客人在念《金刚经》,他就听,听念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,心中就豁然。他就问,你经哪来的?他就跑去黄梅,黄梅在湖北,从广东跑到湖北去。

  后来见了五祖,还是请五祖给他讲《金刚经》,又是讲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就豁然大悟。他写“本来无一物”的时候还没有彻悟,但是已经超过神秀了;后来大悟,得衣钵。所以想不通,大家都以为说这个庙里的和尚争名夺利,你看,得这个衣钵,去抢衣钵,以为神秀很在意,其实低估了神秀,神秀是很了不起的人,他没有这种思想。武则天要请他当国师,他说我不配,惠能他是真正得衣钵的人,他才可以当国师。所以武则天派人去请六祖,六祖不肯出来神秀是这样的人。很多人以现代人的心去推说神秀,那不行,神秀高得多。所以封他为国师他就谦让,他说是六祖才可以。可是别人不行,怎么衣钵我们和尚没得着,让一个老在庙里干活的人拿走了,这还行吗?所以要去追。思想中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,这很自然。他不知道怎么偷的,得赶紧去追回来,因为不可能的事情!但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可能了。这是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。五祖以此教化,六祖因此而得道,他也就传这个。这是极殊胜的,这是我们佛教的精华。

  可是这个我们要知道,《金刚经》大家都念,但是不知道这个“般若”,尤其是“实相般若”,这个“实相般若”,咱们众生的心,众生这个妄心是没有方法理解的。因为很多人觉得我懂得了,其实这才真是说笑话,只有悟,懂是懂不得的。这是经上的话,众生的心处处都能缘,没有一个地方它不能够去攀缘的,就像“太末虫”。你看佛的智慧,那时指出一个太末虫,“末”是微末,“太末”是极微末。

  极微末的虫是什么虫?就咱们现在说的细菌。所以佛那个时候不需要显微镜,早就知道细菌。现在好些人都说科学兴旺,佛法早超过科学。我就是搞科学的人,早超过科学,不知超到多远了。他说太末虫“处处能栖”,细菌哪都能待,哪没有细菌?哪里都有细菌。

  “唯不能泊火焰之上。”细菌不能生长在火苗里头。中国从前那个扎针灸的大夫,给这个扎了针,要把针给第二个人扎的时候,在火里烧一烧再给第二个人扎,就是消毒。第一个人的细菌,他在火里烧一烧就烧死了,再给第二个人扎就不传染,细菌它不能缘于火焰之上。

  我们众生的这个妄心,也是跟这个细菌一样,“处处能缘”,没有一个地方不能缘的,你什么都可以去攀缘,“独不能缘于般若之上”,“般若”你想不到。所以“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”,不是语言文字所能表达的。